吴用“智取生辰纲”真的是智取么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水浒解读

梁山头目多文化低浅,故知识分子很容易便有表现的机会。梁山的知识分子当中,吴用最以思考力著称,故有智多星的美誉。吴用的确聪敏肯学,适应力?#26234;浚?#20294;说他是智多星则绝对言过其实。
智取生辰纲是《水浒传》书中的重头戏。?#35789;?#19981;谈全书的鸿规宏轨,这次的表演亦绝对是吴用树立个人威望之所基。看他玩弄两只酒桶,趁机渗入蒙汗药,读者便惊叹不已,盛喻为千古奇文,甚至收入中学教材以作典范。其实从布局和逻辑去看,整个智取生辰纲故事都写得十分幼稚。

?#20154;当本?#22823;名府留守梁中书派遣的护卫力量吧。《水浒》企图给读者与实情相悖的印象——梁中书为了确保今年的生日礼物必能送到?#26639;?#34081;京之手,遂组织特强的卫队负责运送。事实并非如此。卫队中能战者仅杨志一人,那十个兵士,特别不到哪里去,主要任务还是当脚夫,另外就是三个老气横秋、毫无江湖经验、遇事连自卫能力也没有的虞候。按护送十万贯珠宝的规模而言,这支卫?#26377;?#24471;不能再小,弱得不能再弱(说句公道话,这规模是杨志的选择。他希望在愈不引人注意愈好的情况下完成使命,所以根本不准备靠武力护送)。?#32874;?#32773;,只要搬出不难部署的声东击西法,就准教杨志不知所措,顾此失彼。晁盖一伙,实力相当,就算自限不开杀戒,仅求操制场面,为所欲为,仍绝不成问题。那么为何不采取简易的明攻法,而要故弄玄虚地摆酒桶阵?

这样讲,得先摒除自律不开杀戒的可能性。梁山人马的共同作风是心狠手?#20445;?#20010;人?#22270;?#20307;行动起来,从不珍惜人命,怎会为不知名对手的安危烦?#27169;?#20182;们得手后,谁也没有花过一分钟去想想劫案会给倒楣的对手带?#35789;?#20040;影响,便是这?#20013;?#24577;的明证。

如果说在未摸清对方?#33258;?#20197;前,慎重处理,宁繁勿简,也是讲不通的。既?#36824;?#23385;胜早打听出护?#25237;?#25152;采的路线,晁盖诸人又能先到黄泥?#22278;?#32626;行动,为何?#29615;派?#23376;,?#25945;?#23545;方实力,再定出最后策略?作为小组的智囊,吴用在这方面应负主导之责。结果只是机械地依原先根据不完整的信息定下的策略去进?#23567;?#26159;否需要补充新信息和调整计划全不管,这是智者之所为吗?

还有,吴用何曾想到能腾云驾雾的公孙胜正是理想不过的探子。有机会有能力在行动前探清对方的虚实而不理,却埋头去玩酒桶游戏,这抉择的聪明程度不言而喻。

七人小组之往黄泥冈,对分批出发、化装掩饰、入住不同旅店这?#21482;?#26412;保护措施悉概不理会。只见他们浩?#39057;?#33633;而来,齐齐一一而去,怎不叫人注目!况?#39029;?#38446;氏三兄弟之间会有显著的共同点外,小组成员在外貌?#22836;?#26684;上差别很大,绝不可能是同一?#26131;濉?#20174;事同一行业的人。孰料当旅店要他们办登记?#20013;保?#21556;用竟代大家回答:“?#19994;?#22995;李,从濠州来,贩枣子去东京卖?#20445;?#30495;是笨得可怜!其?#30340;?#26102;店内已有人认出晁盖来了(这就是不化装之害)。难怪官府在事后查?#36866;保?#24215;员印象犹新,不假思索便说得出来。满足例行公文?#20013;?#30340;话也不会,这该是智多星应有的表现吗?

为何历来的读者把吴用筹劫生辰纲的愚?#32771;?#35851;看成是超级智慧的表现,固然甚难解释,更难理解的是《水浒》的编写人误创一个连他自己也不察觉的怪胎。由晁盖当首领、吴用任军师的行劫计划一开始虽似成功了,但胜利维持不到几天,庆功宴也?#32874;?#29992;完,秘密已大露,甚至连晁盖的老巢也不保,众人只好亡命逃生。相反地,早一年轰动江湖的生辰纲劫案不仅官府破不了,连案是何人做的也始终消息毫不外泄。两组人马高下轩轾,不辨而明。前一次的抢劫者才真是英武和智慧的代表。晁盖诸人东施效颦,毫无创意,本已够可怜,甚?#19968;?#25928;法得失败之极。前一组不一定有个高明的军师,后一组则绝对被不高明的军师所拖累。

《水浒》的编写人处理生辰纲?#24405;?#26159;否用明赞?#23548;?#20043;法,不是容易回答的问题。如果是,?#22336;?#30830;够高明,弄到几百年无?#22235;?#22815;解读。如果不是,那么他定的“智取”要求就很低了。

无论如何,智取生辰纲是误解?#32654;?#30340;美誉,吴用凭借这美誉很快就在山寨建立起威信来。但我们不能抹煞吴用有肯学习、求进步的优点。这方面可举一事,以例其余——后来远赴江州劫法场时梁山人马用化装成不同身份、分批混入城中之法,这显然是?#28304;?#35823;中汲取教训的例子。

作为带领梁山集团成长的重要人物,吴用的本领自始就被极度夸张。但在梁山这个武盛文寡的集团里,无?#22235;?#22815;取代吴用。整个梁山集团只有两个军师型人物:吴用和神机军师朱武。虽然朱武在有限的出场机会里有不错的表现(如初露面?#24444;?#24847;摆布?#26041;?#20294;这种场面委实太少了,加上他毕竟下属地星组,怎也不能把他说成可以取代吴用。在这?#26234;?#24418;下,褪了色的吴用仍可稳坐第三把交椅。

(摘自马幼恒著《水浒人物之最》,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)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